木_

备考中诶

【all黄】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嗝
★打嗝梗
★年龄差操作
★一层楼邻居设定
  黄少天突然开始打嗝了,就像平常喝一杯白开水的时候突然加了一片泡腾片,噗通噗通的涨开来。嗝嗝声在家里传的很远,小小的,却又让人不得不注意。
//
  黄少天是小区里一户人家的小孩,来的不是很早,大抵是在各家都安顿好并且住下一段时间熟悉了之后才搬来。
  他来的时候还很小,摇摇晃晃的还走不好路,被父母牵着的时候嘴巴里咿咿呀呀的叫着,眼睛也东转西转,跟着脚步一齐向左右看。
  嘿,多好,新邻居还是个小话痨,不用担心苦闷了不是?
//
  黄少天第一个见到的人是喻文州。
  那时候喻文州正好放学。他向来是个好孩子,准时上放学,按时完成作业,对一层楼里的人也是礼貌有加。
  黄少天第一眼就喜欢上他。喻文州实在长得是温和谦逊的样,小孩子心性不成熟,对这样的人毫无抵抗力,一看到喻文州就扑了上去,嘴里依旧咿咿呀呀的说着不明语言。
  喻文州愣了一下,看着黄少天扑腾着小短腿往自己身上蹭,随后轻轻地抱起他,对着黄少天温和的笑。
  “不好意思啊,少天他就这个性子,喜欢人就往身上扑。”他妈妈说。
  “没事阿姨,很可爱。”喻文州抱着黄少天亲了一下,然后转过头来,“您就是新来的邻居吧,你好,我叫喻文州,住在里边儿那间。”
  “啊,是的,这孩子叫黄少天,叫少天就行,以后就住一起啦,他有点儿调皮,别跟他一般见识啊。少天!过来了,我们去新家。”他妈妈也笑着回答,对黄少天招招手,示意他过来。
  黄少天继续扑腾着短腿,又抓着喻文州的衣服,不知道是想下去还是想赖着喻文州不走。
  他妈妈走过来抓住黄少天的手抱过来,对着喻文州抱歉的笑一笑就往家里走了。
  //
  今天黄少天父母没在家,把少天托给几个孩子照顾——正好是星期天,喻文州放假,这里其他几个孩子也正好在假期。
  住在黄少天隔壁的除了喻文州还有一家是叶修家,叶修家有俩孩子,双胞胎,哥哥跟弟弟长得很像性格却大径相同。
  叶修向来不爱做这种事情,谁能比得上他的荣耀女神呢?
  他被抓过来,虽然不说心情不好,但总是有点儿怨念,放假是打游戏时间,却必须要来照顾黄少天。
  叶秋跟着爸爸妈妈一起出去了,房间里只有喻文州跟叶修两个人照顾黄少天。
  叶修坐在沙发盯着黄少天看了好一会儿。黄少天小,还没过三岁的生日,坐在地上玩着玩具,一个人嘻嘻哈哈的笑了一会儿就开始东走西走了。
  黄少天开始向他那边走,走着走着就噗通的摔在地上,叶修惊了一下,连忙起身想要扶他。
  黄少天摔的地方很不好,正好是他的小车玩具的尖尖头上,一瞬间少天的眼眶就红了,憋着一股气像是马上就能哭出来,委屈地看向叶修。
  “嗝。。。修。。。嗝。”黄少天呜咽着,身体跟着声音抖。叶修发现,黄少天好像开始打嗝了。
  “嗝。”
  “诶,没事没事,哥抱你起来啊。”叶修快步走到黄少天跟前蹲下来抱起他,叶修不知道怎么哄人,只是本能的伸出手拍打黄少天的后背嘴里念叨着,“不哭了,不哭了,哥在这儿呢。”
  “嗝。呜。。疼。。。修哥。。。嗝。”黄少天手腿都还很嫩,估计是疼狠了,紧紧抱着叶修不撒手,那憋着的一股气一下就撒出来。
  小孩子总是这样,如果放任他一个人,他可能哭的还没有这么厉害,一旦有了能够依赖能够发泄自己感情的出处,便没了忌惮。
  “疼。。呜。。疼。嗝。痛。。修。。嗝。”黄少天哭的很厉害,平常喜欢咿呀呀的嗓子这是也完美的展现出来,孩子还有奶音,再加上黄少天嗓子本来就声调高,哭的叫人心疼。
  叶修慌了神,他也不知道怎么哄哭的孩子,只是把黄少天抱紧轻轻地在他耳边哄着,“不哭了啊,不哭了,少天跟哥一样厉害不是?不哭了。”
  “喻文州,你过来。”叶修抱着黄少天找到房间里的喻文州。
  喻文州带着耳机——为了专心写作业的必备品。
  叶修没看到喻文州的耳机。他注意力全在黄少天身上,他对着黄少天做了各种鬼脸,黄少天盯着他,眼眶还是红的,眼泪挂在他红脸蛋儿上,嘴巴也红,鼻子也红。整个人像是白纸点上了红色。
  “不哭了好不好?哥都这样陪你了,对吧?”叶修看着黄少天逐渐平静的心情,松了一口气,这边用手一拉喻文州。
  “嗝。”
  黄少天看着叶修,也不哭了,打着嗝把手放在叶修脸上,又咿呀呀的说起来。
  “叶修,他这是,打嗝?”喻文州被叶修的手吓了一跳,转过椅子来,看着面前的俩人。
  “应该是,等会儿就好了吧?应该?”叶修被黄少天捂着嘴,说的不清不楚,黄少天这边看着他又笑起来。
  “。嗝。。好笑。。嗝。。丑脸。”黄少天拍着叶修的脸,又扭头看见了喻文州,伸手就要喻文州抱,“抱抱。。嗝。。哥。。嗝。”
  喻文州接过来黄少天,刚刚哭过的嘴唇还是红的,一口就吧唧在喻文州脸上,“州哥哥。。嘿嘿。。嗝。。喜欢。。嗝。”
  黄少天是很喜欢喻文州,不论是第一次见面,还是后来的相处,喻文州的笑总是让黄少天开心的不得了,他喜欢在喻文州看不见的时候偷偷的亲上一口,喻文州每次被亲了之后就会把黄少天放到面前来,对着他的鼻子蹭蹭,又吧唧一口还给他。
  叶修没享受过这样的待遇,他默默地摸了鼻子咳了一声,“要给他喂口水吗?据说治打嗝。”
  “可以试试,你去厨房拿水吗?”喻文州笑着说。
  “行吧,你等着。”
  叶修拿水回来的时候,黄少天还是在打嗝,估计是哭累了,头时不时的点几下,眼睛也没刚开始的明亮。
  “他要睡了?”叶修问。
  黄少天偎在喻文州怀里,喻文州很懂行,轻轻地摸着黄少天的头发,嘴里也轻轻地说着话,点点头回应着叶修的问话。
  “水呢?”叶修问。
  “先放着吧。”喻文州说。
  “嗝。”黄少天半睡半醒中打了个嗝,又迷茫的睁开眼睛,看见喻文州在又乐呵呵的笑了笑。
  “嗝。。州。。嗝。”黄少天的打嗝频率开始变快,也没了睡意,手紧抓着喻文州衣服不放。
  叶修把水递过去,示意喻文州喂给黄少天。黄少天打嗝很好笑,他一打嗝眼睛也跟着眨,眨的很厉害,像是被吓到一样,又重新迷茫的睁开眼睛,然后又重复动作。
  叶修是看着好笑了,估计黄少天是难受到了,喻文州是坐在椅子上抱着黄少天的,黄少天憋着嗝气又被喂了水,呜呜地又像要哭出来。
  叶修扯了一下喻文州,又把黄少天往上撑了一下,“你站起来吧,他估计难受了。”
  喻文州有点儿惊讶,但也依言站起来了,后手拍着黄少天的背。“嗝。”黄少天的嗝并没弄好,还是打嗝,虽然自己不呜咽了,但还是一副难受的样子,手里也乱抓,嗝嗝的又叫着喻文州和叶修。
  黄少天很少做这样的表情,他向来活泼,嘴里念叨不停,脸上也总是挂笑,除非摔疼了或者找不到人了就会露出难受的样子来。
  喻文州看着也紧张,说是紧张不如说是有点儿担心,看着黄少天一副难受又不知道怎么办的样子,喻文州实在是没有办法。
  “嗝。”黄少天这个嗝有点儿不一样,他向上挺了很大幅度,又重重地落到喻文州手上。
  “你还知不知道什么治打嗝?”喻文州问。
  叶修知道是在问他,他之前说喝水能治打嗝,但他也只是知道喝水可以试试而已了,多的也没办法,毕竟他之前打嗝都是一会儿就好了。
  “等会儿,我搜一下吧。”叶修这个游戏迷除了荣耀基本不会干什么,但还好基本的手机他还是能用,x度什么的还是可以试上一试。
  “压舌法”三个字就出现在叶修手机屏幕上,“上面说用手,额,中指和食指并拢压住舌头数分钟就能止住了。”叶修对着喻文州说了一下这个具体操作方法。
  “行,那这样,你能不能洗个手过来压一下?”喻文州说,然后抱歉性微笑了一下,“我可能不好去。”
  叶修看着黄少天抓着喻文州也心下明了点点头就向外走去。
  喻文州低头看着黄少天,打嗝还是没能停下来,黄少天迷茫地盯着喻文州看,有点儿害怕又有点儿开心,他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,但是看见喻文州又咧开嘴嘿嘿笑。
  “亲。。嗝。。。州哥哥。。。嗝。”黄少天往前抱着喻文州的头,使劲蹭了一下头发,小嘴一撅吧唧一口又亲了上去。
  喻文州乐呵呵地回亲了一下。
  叶修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喻文州和黄少天你一下我一下地亲来亲去,伴随着黄少天嗝嗝的声音。
  “。。。。。”
  叶修把手放进黄少天嘴里的时候,黄少天很是不解,他盯着叶修看了好一会儿,然后就挣扎起来。
  叶修压着的是黄少天舌头,他也自然用舌头去反抗,顶了叶修手指半天,眼里又开始冒水雾。
  “一会儿就好,行不行?”叶修用另一只手握住黄少天的小手,声音轻轻的,然后翻过手轻轻地捏着黄少天的手。
  喻文州有点儿诧异的看着叶修,随后又恢复一脸温和的笑容。
  黄少天手脚嫩,舌头也嫩,软乎乎的又温热,小孩子又小,控制不住自己的口水。口水就顺着叶修的手一路滴下来,喻文州还好心的拿了一张纸塞给叶修擦。
//
  后来黄少天打嗝止住了,口水是流了不少,但是跟叶修的关系好像亲近了很多。
  黄少天再大点儿的时候,叶修经常这样压他舌头玩儿,说是防止打嗝,喻文州在旁边只是笑,然后把叶修的手扯下来。
  “少天没打嗝了不是吗?”这是喻文州经常说的一句话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★其实那个压舌法不是最好的选择,只是私心想写这个梗。